首页 > 言情 > 魔道祖师 > 第47章 狡童第十2

第47章 狡童第十2(2/2)

目录

别处也有不断有其他家族入场:“秣陵苏氏,请此处入场。”

“清河聂氏,请此处入场。”

“云梦江氏,请此处入场。”

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江澄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一下车便放出两道眼刀,走了过来,不冷不热地道:“泽芜君,含光君。”

蓝曦臣也颔首道:“江宗主。”

江澄满面阴鸷地盯着魏无羡,似乎想对他说什么话,这时,一个笑吟吟的声音道:“二哥,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忘机也要来”

金光瑶亲自迎出来了。

蓝曦臣也对他报以微笑,虽说这微笑中,带着几分勉强。魏无羡则细细打量着这位统领百家的仙督。

金光瑶长着一张很占便宜的脸。面皮白净,眉心一点丹砂,眼珠黑白分明,七分俊秀,三分机敏,面相很是伶俐。这样一张脸,讨女人欢心已足够,却又不会让男人产生反感,年长者觉得他可爱,年幼者又会觉得他可亲就算不喜欢,也不会讨厌,所以说很占便宜。

他嘴角眉梢总是着带微微的笑意,一看就是个灵巧乖觉的人物。身上穿的是兰陵金氏的礼服,头上戴着软纱罗乌帽,圆领袍衫的胸口上绣着怒放的金星雪浪家徽,衣边袖口则绘着江山海潮纹。佩九环带,着靴,个子是小了点,但右手往腰间的佩剑上那么沉沉的一压,却压出了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势。

金凌是跟在他身后一起出来的,他还是不敢单独见江澄,躲在金光瑶身后哼哼地道:“舅舅。”

江澄厉声道:“你还知道叫我舅舅”

金光瑶道:“哎呀,江宗主,小孩子顽皮,不要跟他计较嘛。你是最疼他的,阿凌这些天怕你罚他,怕得都吃不下饭呢。”

金凌偷偷抬眼,瞥见魏无羡,一下子愕然了,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

魏无羡道:“来蹭饭。”

金凌微愠道:“你竟然还敢来我”金光瑶揉了揉金凌的头,把他揉到身后,笑道:“来来来,怎样都好,金麟台别的不敢说多,饭是一定够吃的。”他对蓝曦臣道:“二哥,你们先坐,我去那边看看。顺便叫人给忘机安排一下。”

蓝曦臣点头道:“不必太麻烦。”

金光瑶道:“这怎么叫麻烦二哥到我这里还拘束什么,真是。”

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金光瑶都能记住对方的名字、称号、年龄和长相,隔多少年再见,也能立刻准确地叫出名字来,并且很热络地迎上去嘘寒问暖。见过两次面以上,他就会记住对方的所有喜好与不喜,投其所好,避其所恶。这次因为蓝忘机突然上来金麟台,金光瑶原本并没有专门为他准备桌席,现在立刻叫人去置办了。

还未入殿,蓝忘机借口休息,要找一间安静的屋子。含光君素来不喜热闹,这是人人皆知的,倒也无人奇怪,恭敬地给他指了路。一关上门,魏无羡便从袖中取出了一张纸片人。

这张纸片人只有成人一指之长,圆圆的脑袋,一前一后分别画了两只眼睛,袖子剪得宽大异常,仿佛蝴蝶的两只翅膀。

魏无羡将它托在掌心,闭上眼,须臾,纸片人忽的一震,从他掌心里爬了起来。

魏无羡的魂魄已附到这个纸片人身上了。

它抖抖手臂,两片宽大的袖子羽翼一般带着轻飘飘的身躯飞了起来,翩翩然的,落到了蓝忘机肩头。

蓝忘机侧首去看自己肩头的纸人羡。纸片人一下子扑到他脸颊上,顺着往上爬,一路爬到了抹额上,拉拉又扯扯,对这条抹额爱不释手一般。蓝忘机任由这张纸片人在他的抹额上扭了半天,伸出一手,要取下他。纸片人见状,赶紧哧溜的一下滑了下来,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在他的嘴唇上撞了一下头。

顿了顿,蓝忘机两只手指终于捻住了它,道:“不要闹。”

纸片人软绵绵地把身子一卷,卷上了他纤长的手指。

半晌,这张纸片人才鬼鬼祟祟溜出了这间屋子的门缝。

兰陵金氏守备森严,如果要搜查,一个大活人自然是没办法出入自如的。

剪纸化身虽然好用,但术法时效有限,而且纸人派出之后必须原样归位,不得有分毫损伤。如若在归位的半途中被人撕裂或者以任何形式毁坏,魂魄也将受到同等损伤。

魏无羡附在纸人身上,时而贴在一名修士的衣摆下,时而压扁身体穿过门缝,时而展开双袖,伪装成一片废纸、一只蝴蝶在空中飞舞。终于,看到了金光瑶寝殿的窗子。

他飞到窗子边缘,废了一阵力,才从吭哧吭哧地从窗缝里钻了进去。

金光瑶的寝殿和金麟台是一个风格的,富丽堂皇,陈设颇多,层层帷幔垂地,香几上的瑞兽香炉轻吐兰烟,奢华之中,带着一股慵懒又甜腻的颓靡之感。

纸人羡在寝殿内飞来飞去,搜索有没有可疑之处。忽然,他画在前方的那只大眼睛,看到了桌上的一只玛瑙纸镇,纸镇下压着一封信。

这封信的信封上没有写任何人的名字,也没有任何纹章,但看厚度,明显又不是一只空信封。纸人羡心道:“有古怪。”

他扑扑袖子,落到了桌边,很想看看这封信里究竟放了什么东西。但他双“手”拽住信封边缘往外拖,拖了好一阵也纹丝不动。

他现在的身体是一张轻飘飘的纸片,根本挪不动这只沉甸甸的玛瑙纸镇。

纸人羡绕着玛瑙纸镇走了好几圈,又推又踢,蹦蹦跳跳,奈何它就是岿然不动。他只得暂时放弃,查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可疑之处。

正在这时,寝殿的门被人推开了一条缝。

纸片人的脑袋上一前一后都画着一只眼睛,所以前后方位的动静都能看清,他一觉察有人进入,倏地掠下了桌子,贴着桌角一动不动。

进来的人是个颇为秀美的女子,而且魏无羡认识,是一位仙门望族的女子。也是金光瑶的妻子,秦愫。

魏无羡心道:“金光瑶的寝殿也是秦愫的寝殿,她进自己的房间,为什么要这样紧张还偷偷摸摸的。”

秦愫像是生怕被人发现了,在外环顾四周,这才小心翼翼地关上门,轻提着裙子走了进来,一只手还掩着胸口,仿佛心跳的很快,快要从胸膛跳出。

她走到桌边,看到了玛瑙纸镇压着的那封信,并不意外,脸上却现出挣扎犹豫之色,伸手又缩回,最终,还是一咬牙,拿起了信封,拆了开来,取出里面的几张纸,开始看了起来。

魏无羡很想跟着一起读那张纸,但他不能贸然飞出。若是只被秦愫发现还好,他还可以应付,但万一秦愫大喊大叫召来了其他人,这张纸片若是有半点损伤,他的魂魄也会遭受波及。

灯火之下,蠕动嘴唇、默读着那封信的的秦愫,那张原本端庄秀丽的脸,已经快要扭曲了。

她捂着心口的那只手痉挛着抓紧了胸前的衣衫,另一只手抖得快要抓不住信。魏无羡心道:“掉下来,掉下来,掉下来”

忽然,金光瑶的声音在寝殿中响起:“阿愫,你在干什么”

秦愫猛地回头。

纸人羡紧紧贴着桌角,不能过多暴露,视线被挡住了一部分。只听金光瑶似乎走近了一步,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他的语气温柔可亲,仿佛真的什么异样也没觉察到,没看到秦愫手里那封古怪的信,也没看到秦愫扭曲的面孔,只是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秦愫手里抓着信,没有答话。金光瑶又道:“我听人说,你神色不太对劲。到处找找,原来你回了寝殿。怎么啦”

他的声音关切无比。

秦愫把信举了起来:“有人告诉我,回来可以看到这封信。这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

金光瑶哑然失笑,道:“阿愫,你不把信给我,我怎么知道上面写什么,又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秦愫把信递给他看:“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为了看清那封信,金光瑶又往前走了一步。他的脸这才暴露在灯光之下。

他在秦愫手里一目十行、走马观花地扫完了这封信,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连一丝阴影也看不出来。

而秦愫几乎是在尖叫了:“你说话啊,说话吧快说,这不是真的全都是骗人的谎话”

金光瑶语气笃定地道:“这不是真的,全都是骗人的谎话。无稽之谈,构陷之词。”

秦愫哭道:“你骗我这上面说的明明白白了,什么都写出来了,你还骗我,我不信”

金光瑶叹了一口气,道:“阿愫,是你让我这么说的。我真的这么说了,你又不信。真叫人为难。”

秦愫把信扔到他身上,捂起了脸:“天哪天哪天哪天哪你你真的你真的太可怕了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她说不下去了,捂着脸退到一旁,扶着柱子,忽然呕吐起来。

她吐得撕心裂肺,仿佛要把内脏都吐出来。魏无羡心道:“那封信上到底写了什么金光瑶杀人分尸不对,如果是这样,秦愫为何要呕吐,好像看见了什么让她很恶心的东西”

金光瑶听着她的呕吐之声,默默蹲下去,把散落在地上的几张纸捡了起来。随手一举,在一旁的九盏莲芝灯上一点,让它们慢慢地烧了起来。

看着灰烬一点一点落到地上,他略带忧伤地道:“阿愫,你我夫妻多年,一直琴瑟和鸣,相敬如宾。作为一个丈夫,我自问待你很好,你这样,真的很伤我的心。”

秦愫干呕不出东西了,伏在地上,呜咽道:“你待我好你是待我好可是我宁可从来不就认识你难怪你自从自从之后,就再也不你做出这种事,还不如干脆杀了我”

金光瑶道:“阿愫,你不知道这件事之前,我们不是过得好好的吗今天你知道,你才呕吐,觉得不适,可见这原本并没有什么,都是心中作怪而已。”

秦愫摇了摇头,凄然道:“看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请你实话实话。阿松阿松他是怎么死的”

阿松是谁

金光瑶讶然道:“阿松你为什么要这么问我阿松是被人害死的,害死他的人,我也已经清理掉了,为他报仇雪恨了。你提他干什么”

秦愫道:“我知道。可是看了这封信后,我现在怀疑,我以前知道的都是假的”

金光瑶慢慢解开下颌帽带的绳结,取下软纱罗乌帽,将它放在桌上,自己则在桌边坐下,脸现疲倦之色,道:“你在想什么阿松是我的儿子。你以为我会做什么你宁可相信一封信,也不肯相信我么”

魏无羡心道:“原来是金光瑶那个六岁夭折的儿子。”

秦愫崩溃一般地扯着自己的头发,尖声道:“就是因为是你的儿子,所以才可怕我以为你会做什么你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你还有什么事不敢做天哪”

金光瑶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告诉我,让你看这封信的人,是谁”

秦愫抓着自己的头发,道:“你你想怎样”

金光瑶道:“那个人能写第一封信给你,今后就能写第二封、第三封、无数封信,给其他的人。你打算怎么办任这件事被人捅出去吗阿愫,算我求你了,求你无论是看在什么情分上,你告诉我,叫你回来看这封信的人,是谁”

t1706231537:

目录
返回顶部